眾人送別程永江
  中新網北京6月13日電(上官雲) 13日上午,著名京劇大師程硯秋之子、學者程永江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八寶山殯儀館舉行。當天各界人士代表及程派第三代傳人、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遲小秋均素裝到場送別,程派傳人張火丁亦敬獻花圈。
  程永江為程硯秋幼子,曾任教於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系。一直研究父輩程派藝術,整理出版了《我的父親程硯秋》等多部著作,生前曾感嘆程派劇目還太少。
   眾人送別程永江 遲小秋、江新蓉現身
  記者於八點四十分趕到現場。雖遺體告別儀式原定九點三十分開始,但在八點五十分許,殯儀館外已有數十人等待。其中有媒體記者、程派弟子、京劇表演藝術家尚長榮所派弔唁代表,更有普通民眾,鬚髮皆白者亦不在少數。相關工作人員在現場發放紀念白花和描述程永江生平的小冊子。
  殯儀館外,高懸著“沉痛悼念程永江先生”的橫幅,左右兩側輓聯分別書寫“執著求索程學留後人”、“虔心修身風骨傳當世”,堪稱程永江一生最好的寫照。
  北京已是暑熱時節,室外小站即汗水淋漓。但現場無一人搖扇乘涼,更無人交頭接耳,肅穆的人群安靜地等待送別時刻。不多時,遲小秋素裝現身,程硯秋生前所收首位女弟子江新蓉亦在家人攙扶下來到現場。
  一位戲劇愛好者表示,雖與程永江先生素昧平生,但自己深深折服於其父程硯秋的戲德與高尚人品,更出於對程派表演藝術的熱愛以及對程永江致力於程派藝術研究的崇敬之情,故特意趕來送別。
  大約九點三十分左右,記者隨弔唁群眾進入廳內,各界人士所送的花圈擺滿了整個靈堂。隱約可見程永江老人安卧在鮮花叢中。
  及至儀式行將結束,記者離去時發現現場仍有一些群眾排隊等待入內,送這位著名學者最後一程。
  生前支持挖掘老戲 家人將整理其研究遺稿
  程永江生前曾表示,父親程硯秋不僅是一個演員,而且是有著深刻思想的學者型藝術家,程派藝術理論是“程學”,正因為如此,他在這些年嘔心瀝血撰寫、編纂了《程硯秋史事長編》等十餘部作品。程永江之子程受珊接受採訪時稱,其父手稿以及對程學的研究成果目前只出版了一部分,“剩下的我會繼續整理出版。”
  據知情人介紹,當《程硯秋戲劇藝術三十講》出版之際,程永江的眼疾已經相當嚴重,糖尿病使其體重尚不足百斤,儘管如此仍筆耕不輟,在接待來訪演員、票友時除傳授有關程派藝術的學問之外,更用程硯秋大師的高尚人格操守勉勵大家奮發學習,將程派藝術奉獻給大眾。
  京劇演員馬玉琪的回憶也印證了這一點。他表示,早先同住香港之時,自己曾與程家比鄰而居,“後來我是住在旅館,那會兒一天20塊錢。人家老太太說,太貴了,上家裡住吧,家裡有地兒,說了好多次。”
  “我還經常過去吃飯。前些日子我演戲,永江拖著病腿就來了,誇我挖掘老戲並說必定支持。”馬玉琪邊說邊以手帕拭淚,“他問我接下來想排什麼,我說《雁門關》。永江當即表示把當初父親程硯秋演唱該戲的一個本子送給我。”
   人物簡介:
  程永江(1932.8—2014.6),著名京劇大師程硯秋幼子,北京人。 擅長美術史論。 1952年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1959年畢業於蘇聯列寧格勒列賓美術學院美術史、美術理論系。曾任教於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系。
  在20多年的時間里,程永江先後整理出版了《程硯秋史事長編》《程硯秋日記》《我的父親程硯秋》《程硯秋藝術三十講》《程硯秋戲劇文集》等著作。近幾年,程永江還在與陳志明一同整理《程硯秋劇目志》,該書對程硯秋的演出資料進行了系統、詳細的整理工作,目前書稿整體部分已經完成。  (原標題:程硯秋之子程永江遺體告別式舉行 遲小秋送別(圖))
創作者介紹

steak

uzdedokh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